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星声星语 >

世界周刊丨违反操作规程危险品处置不当拥有黑历史的美军实验室还

编辑:admin 日期:2021-12-03 07:44 分类:星声星语 点击:
简介:近期,随着新冠变种病毒继续在世界传播,人们对疫情的传播途径也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各国媒体也越来越关注此前在传播链中被忽略的某些环节。德特里克堡美军基地,这个神秘的地点,越来越引人注目。那么这座神秘的堡垒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近期,随着新冠变种病毒继续在世界传播,人们对疫情的传播途径也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各国媒体也越来越关注此前在传播链中被忽略的某些环节。德特里克堡美军基地,这个神秘的地点,越来越引人注目。那么这座神秘的堡垒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位于马里兰州的弗雷德里克镇,拥有着新英格兰乡村的美景。但美军最大的生化研究基地德特里克堡,则给如画的风景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德特里克堡基地由三片不相邻的土地组成:A区、B区和C区,总面积大约5平方公里。而德特里克堡的B区,有专供培养实验室动物的饲养场,以及六个大型废弃物填埋场,里面有生物废物、测试材料、化学废物和制药废物等污染物。

  从1943年到1969年,德特里克堡一直是美国进攻性和防御性生物战研究中心。1969年,尼克松总统签署行政令,禁止进行攻击性生物武器研究,但防御性生物制剂研究仍在进行。

  目前,全世界都在关注福岛核污染水的排放问题,而化学品泄漏也可以通过某种可辨的方式查证,但对于看不见摸不着的细菌微生物泄漏则成为难题。

  据美国广播公司2011年报道,调查人员在德堡附近发现了泄漏的橙剂、炭疽、武器化肉毒杆菌和放射性碳14。据路透社报道,2019年2月,马里兰州米德堡军事基地居民就对军队建筑承包商科维亚斯提起诉讼,并闹到了国会。

  米德堡基地的军士长努涅斯表示,自从科维亚斯接手房屋维护后,自家的地基、上下水道、通风系统等处开始出现大量“霉菌”,使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发生“霉菌感染”,导致多种“呼吸系统疾病”和其他疾病等“健康危机”,而军队一直推卸责任,不愿赔偿。

  值得一提的是,位于水系下游的米德堡基地其实距离德特里克堡仅70公里左右。

  路透社注意到,军方把住宅维护项目转让给私人承包商被曝光,发生在特朗普2018年起准备挪用军事基建资金进行边境墙建设的微妙时刻,可能致使127个军事建设项目被搁置。

  而近年来,美军基地住宅遭遇投诉已成普遍现象,问题包括发现“霉菌”“昆虫”“儿童铅超标”“老鼠”等,暴露出基地内部设施老化、管理错位的乱象,而军方把基地设施维护外包给私人,也隐含了各种风险。对此,弗雷德里克居民一直忧心忡忡。

  贝斯·威利斯弗雷德里克居民实验室建议委员会:所有的联邦实验室都设置在弗雷德里克,而弗雷德里克的生物技术产业又是当地人谋生的重要行业。这些实验室潜在的研究对象包括炭疽或者瘟疫,虽然不被看作是生物武器战剂,但是如果不能妥善处置,可能导致公共健康问题。

  2019年7月11日,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斯普林菲尔德镇的格林斯普林养老社区突然暴发疫情。费尔法克斯县卫生局的公告称,2019年7月1日至11日间,格林斯普林养老社区一栋名叫“花园山脊”的公寓楼居住的263人中,共有54人感染呼吸系统疾病,其中23人住院治疗、2人死亡。

  格林斯普林社区目前拥有1386间独立公寓,疫情暴发的公寓楼,能提供“熟练护理”服务。而该社区最近一次公开活动,是在6月19日开放了新装修的高档样板间,这说明疫情暴发前有外来施工人员进入社区。而7月10日发布的社区公告显示,病人发病症状为“发烧、咳嗽、身体疼痛、哮喘、嘶哑以及全身虚弱”,经过5~7日治疗通常会好转,但也可能转入危机生命的病症,如肺炎。而这些症状同新冠高度吻合。

  7月15日,该养老社区住户中已有63人发病,3人死亡,养老院雇员中也有19人出现上呼吸系统症状。同一天,位于弗吉尼亚州伯克市的希瑟伍德退休社区也暴发了呼吸系统疫情,两地之间车程不到15公里。

  7月17日,美国疾控中心从17个样本中,发现了“细菌”,但未能确认疫情暴发的原因。

  耐人寻味的是,格林斯普林养老社区距离德特里克堡基地仅有1小时车程,而疫情暴发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在关键时间节点上高度吻合。

  7月12日,疫情暴发第二天,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向德堡发出了关注函。7月15日,死亡人数达到3人,另一处养老社区也发生疫情,CDC向德堡实验室发出“停止和终止”令,理由是“没有足够的系统来净化废水”。7月18日,当从17个样本中检测出“细菌”后,CDC正式暂停了德堡实验室参与“联邦选择制剂计划”的许可证,而“许可证”列出的67种“选择制剂”中,冠状病毒赫然位列其中。

  对于实验室的管理混乱,早有征兆。据德特里克堡发言人林登透露,2018年5月,马里兰州曾遭遇洪灾。德特里克堡基地内使用了几十年的废水蒸汽消毒设备被洪水淹没,导致实验室关闭几个月。于是,他们研发出一套新的化学消毒系统,但这需要改变旧有的操作流程。CDC在2019年6月对德堡实验室进行检查时,通过录像监控,发现了两起“泄漏事故”,不符合3级和4级生物实验室标准。

  疾控中心在报告中指出,德堡实验室共违反了联邦处置药物和毒素的六项规定。其中包括,一名工作人员在清理有害生物废料时,打开了高压釜舱的门。增加了受污染空气逃逸或进入高压釜舱的风险。而操作人员自己也没有佩戴呼吸保护装置。另一名工作人员,在其他人对灵长类动物进行手术时多次进入室内,导致呼吸系统暴露。

  2019年8月5日,《纽约时报》披露,世界权威细菌专家罗格斯大学生物学教授厄布莱特曾在一封邮件中警告说,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应该换回以前使用的蒸汽消毒系统,但这需要时间和金钱。

  而从2018年5月的蒸汽消毒系统损坏,到2019年6月CDC突击检查发现2起在流程上的“泄漏”事件,一年间这家P3和P4级别的生物实验室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过去一年半时间里同样感到困惑的还有一个人。她叫玛特捷·贝纳西,在新冠暴发之前,她和丈夫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为美国军方服务。

  事情起因于2020年3月19日,当时特朗普政府为了逃避疫情失控责任,拼命甩锅中国,把白宫讲稿中的“新冠病毒”手写改成了“中国病毒”。

  3月20日,华盛顿调查记者乔治·韦伯在视频社交媒体中指出,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运动员可能是最初引发疫情的“0号病人”。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一些视频指出,玛特捷·贝纳西通过自行车把病毒带到中国,她是作为美国自行车运动员受邀前往中国的。

  韦伯通过一些公开资料,还原了贝纳西的一些背景。而根据2019年11月美国军方网站的报道显示,贝纳西目前在贝尔佛阿堡军事基地医院担任安全官,军衔是一级军士长。2013年,她曾在比利时举行的军事自行车锦标赛获得集体铜牌。2016年,贝纳西在马里兰州米德堡基地担任训练官。

  韦伯还查到了另一个关联人物马特。CNN证实,马特是贝纳西的丈夫马修斯的简称,而马特从空军退役后一直在国防部工作。

  根据美国军方报道,2019年10月20日,贝纳西参加了武汉军运会80公里公路自行车赛,第四圈还处于领先,但在最后的第五圈发生碰撞,导致头盔损坏,肋骨骨折。贝纳西当时拒绝接受治疗,回到了自行车上。在一些美国网友看来,刚办完军运会就在武汉暴发了疫情,这很奇怪。

  贝纳西:他们说我把病毒带到中国,说我撞车后,散播了病毒,然后到(武汉)医院传播,但我实际上没去,这些(假设)都建立在我的自行车上藏着病毒,但我其实啥也不知道。

  尽管存在着众多疑点,美方运动员是否在参加军运会之前就已经感染了病毒,这本来应是疫情溯源的重要线索,却被美国媒体一带而过,刻意回避了。

  耐人寻味的是,2020年3月8日,弗吉尼亚州官方对外公布的第一名病例是在贝尔佛阿堡军事基地医院住院的海军陆战队士兵,而确诊地是美国军方最好的马里兰州沃尔特里德医疗中心,原因是弗吉尼亚州的医院直到3月底才具有能准确检测新冠病毒的手段。

  那么,在此之前是否还有没被检测出来的病人?是否忽略了无症状感染者?或者美国军方刻意有所隐瞒?

  而从地图上看,贝纳西工作的贝尔佛阿堡军事基地距离德特里克堡只有1个多小时的车程。距离曾暴发不明呼吸系统疫情的格林斯普林养老社区更只有不到20分钟的车程。这些地点是否会有某些交集?

  同样巧合的是,10月18日,也就是武汉军运会举行的同一天,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和盖茨基金会等在纽约皮埃尔酒店举行了被称为“神预言”的“事件201”演练。

  演练假设病毒最初在巴西农场暴发,经葡萄牙,然后经美国和中国,最后传遍全世界,如果不加控制,会历经18个月,导致6500万人死亡。

  引人注目的是,奥巴马时期的美国中情局前副局长艾薇儿·海恩斯参加了演练,而她的出席身份是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资深研究员”,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正是此次演练方案的整体设计方。

  更巧合的是,2021年,海恩斯成为拜登政府的“国家情报总监”,负责所谓“新冠病毒溯源”的调查工作。那么为什么这次演练会有如此未卜先知的针对性?美国中情局、军方研究机构和情报部门又扮演了什么样角色?

  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购物节,多家电商平台智能手机销量又创新高。其实,不少人换手机不是为赶时髦,而是因为电池不给力,可谓手机未“老”电池先“衰”。

  俗话说“民事以为天,食以安为先”。舌尖上的安全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也格外引人关注。正因如此,为了博眼球,“有心人”会刻意制造有关食品的谣言,这些谣言闹得人心惶惶,让不少无辜的食物被拉进了黑名单。

  当在种茶道路上创业十年,连续亏损两千万元,“快撑不下去了”的时候,创业者董桂萍遇到了科技特派员(以下简称科特派)、山东省农科院茶叶研究所“茶博士”田丽丽。

  2012年的一次大胆尝试,让广西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龙脊镇和平村里排组村民喜出望外,日子越过越甜。“现在我们每家每年靠这个红心猕猴桃就能有10万元收入,感谢猕猴桃,让我们脱贫致富!”近日,村民们这样感慨。

  记者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了解到,日前教育部正式公布2020年度学位授权自主审核单位增列的学位授权点名单,全国共新增54个学位点,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量子科学与技术博士学位授权交叉学科位列其中。

  受到光照,半导体会产生载流子——电子和空穴,两者因带有相反的电荷在静电吸引力作用下被“捆绑”在一起,形成激子。与自由的电子和空穴相比,激子具有更高的发光效率,因而在发光和显示器件领域具有潜在应用价值。

  2.52亿年前的二叠纪末生物大灭绝,是5亿年来地质历史中最严重的生物大灭绝。11月17日,国际刊物《科学进展》发表中外团队研究成果,表明华南周缘酸性火山大规模喷发导致陆地森林大火蔓延,摧毁了植被系统;火山喷出的气溶胶又让地球忽冷忽热,使多数生物无法适应,最终灭亡。

  对于包括人类在内的多数哺乳动物来说,一生中通常会生长和发育出乳齿与恒齿两套牙齿,这被称为双齿性。而与之不同的是,在大多数两栖类、爬行类动物中,普遍存在多次替换牙齿的现象。

  提到垃圾,我们的第一反应通常是无用的东西。而在我们的体内,有一些DNA,也被称为“垃圾”。那么,这些被称为“垃圾DNA”的,真的是我们体内无用的东西吗?

  美国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新型的冷却块,有望改变食物的冷藏和运输方式,不需要依赖冰或传统的冷却包。这项应用可通过控制微生物污染,潜在地减少食品供应链中的用水量、食品浪费和环境污染。研究论文发表在近日的美国化学学会期刊《可持续化学与工程》上。

  英国《自然》杂志1日发表了一项古生物学研究,重新分析了坦桑尼亚北部来托利的化石足迹,发现在距今约360万年前,有不止一个人种曾用双足行走。有一组足印此前被认为属于现代人早期亲属,但该研究认为有另一组痕迹属于一个未确定的人种。这些发现对直立行走的起源提供了新见解。

  11月25日,南非报告发现新冠病毒突变毒株B.1.1.529,26日,世界卫生组织将其命名为“奥密克戎”。该毒株问世后,全球各国迅速开启“一级戒备”,美、英等国第一时间向相关地区发布旅行禁令,以色列甚至进入“封国”状态,全面禁止外国游客入境。

  英国《自然》杂志1日发表了一个机器学习框架,能帮助数学家发现新的猜想和定理。该框架由深度思维(DeepMind)开发,已经帮助发现了纯数学领域的两个新猜想。

  受自然界蜘蛛网启发,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研究人员将纳米技术和机器学习相结合,成功设计出一种可在室温下工作的、极为精确的微芯片传感器——“蛛网纳米机械谐振器”。

  47分钟,这是河南一名中风者从镇卫生院接诊到转入县医院的导管室开始手术的用时。一键呼叫、绿色通道,远程心电、远程影像、远程会诊,在患者来到医院的路上,一些与术前准备相关的检查已经做好,病人一到立马手术。

  “去年1—9月份,国家高新区贡献了全国约12.3%的GDP。预计2021年全年数据和去年相比持平或略高。”科技部火炬中心统计处相关负责人介绍,2021年1—9月份,169家国家高新区实现营业收入33.9万亿元,同比增长20.3%;国家高新区企业营业收入利润率7.9%,较上年同期提高0.9个百分点。

  记者11月29日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了解到,该校俞书宏院士团队受天然珍珠母“砖—泥”层状结构的启发,研制出一种新型航天器外层防护材料——聚酰亚胺—纳米云母复合膜。这种新材料由于采用了独特的仿生设计,其力学性能和空间极端环境耐受性均得到显著提升,有望取代现有的聚酰亚胺基复合膜材料。

  我国可降解塑料产业已经历了多次技术革新,从光降解塑料到淀粉添加型降解塑料再到可全降解的生物可降解塑料。数据显示,过去5年我国生物可降解塑料消费量平均年增速在20%左右,2019年,我国生物降解塑料消费量约26万吨。

  12月1日是第三十四个“世界艾滋病日”,在与艾滋病毒抗争的40年里,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和医学的不断进步,人类在抗击艾滋病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却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记者从暨南大学(以下简称暨大)获悉,暨大生物医学转化研究院尹芝南教授团队首次发现白细胞介素(IL-27)可以直接靶向作用于脂肪细胞,并促进脂肪细胞产热,通过燃烧脂质,消耗卡路里,轻松减肥。

热销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