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体育新闻 >

南京:缓解儿科医生紧缺还要做些啥

编辑:admin 日期:2022-06-18 02:22 分类:体育新闻 点击:
简介:南京鼓楼医院儿科门诊日前对外开诊,儿科病房也将很快交付使用,家长带患儿看病就医又多了一个选择。 南京鼓楼医院儿科门诊位于门诊新大楼一楼,环境整洁、设施齐全,除6间普通诊室外,还设有儿童专用候诊区、抢救室、雾化室、输液室等。为了缓解患儿的紧张

  南京鼓楼医院儿科门诊日前对外开诊,儿科病房也将很快交付使用,家长带患儿看病就医又多了一个选择。

  南京鼓楼医院儿科门诊位于门诊新大楼一楼,环境整洁、设施齐全,除6间普通诊室外,还设有儿童专用候诊区、抢救室、雾化室、输液室等。为了缓解患儿的紧张害怕情绪,在环境装修时还专门设计星空顶灯、卡通壁纸等。

  该院院长于成功介绍,1953年之前,该院一直设有儿科,后来儿科从院本部分离单独成立南京市儿童医院,距今已有69年。如今儿科再次开诊,作为三甲大医院的鼓楼医院学科生态更健全。

  南京市儿童医院院本部与南京鼓楼医院距离很近,但近年来儿童医院的发展重心转向南京河西南,一些重要科室也搬离,中心城区患儿到河西看病并不方便,因此鼓楼医院儿科有着巨大需求。该院儿科主任刘光陵介绍,“原先由于我院没有儿科诊疗资质,许多先天性心脏病患儿、产科新生患儿只能到院外就诊,今后这类患儿都不用转院了。”

  “儿科现有高级职称医师3名,硕士生导师2名、博士后1名、博士2名。设有专家门诊、普通门诊,专家全天坐诊,一般的患儿常见病、多发病都能接诊。未来将持续引进高层次人才,不断提升科室综合实力。”刘光陵表示,后续开设的儿科病房拟设床位48张。科室承担儿科常见病、多发病的临床诊疗工作,其中儿童呼吸、肾脏、风湿免疫、内分泌和新生儿疾病诊疗为科室特色。8月左右,儿科急诊、儿科病房等将陆续开放。

  患儿就诊难、儿科医生紧缺一直是社会关注热点。在南京,除了南京市儿童医院这所三甲专科医院,省人民医院、省中医院、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南京市第一医院、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南京医科大学附属逸夫医院等都设有儿科。其中南医大二附院儿科规模较大,其他医院儿科规模较小,诊疗力量一般,功能、服务能力有限,多数只有门急诊而没有病房。

  大医院的儿科接诊对象不仅来自南京本地,还承担全省儿科中心的角色。以南京市儿童医院为例,门急诊收治的小患儿约一半来自苏北地区及安徽周边,入住病房的外省患儿比例则更高。

  综合性大医院为何不愿意大力发展儿科?“儿科风险大、成本高,还容易引来医患纠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儿科医生告诉记者,孩子生病,多数说不清楚哪儿不舒服,医生很难与孩子交流,因此儿科有“哑科”的说法。患儿不配合医生检查,易造成误诊、漏诊。小儿病情变化快,风险更大一些,容易发生医疗纠纷,医护挨骂甚至挨打的可能性比其他科室高出许多。

  投入成本高、经济效益低,也是综合性大医院不愿意发展儿科的重要原因之一。“小儿科病人,一是用药少、检查少、手术少;其次是慢性病少,多数是感冒发烧等小毛病,住院时间短。患儿哭闹是正常现象,环境十分嘈杂,许多年轻医护不愿意到儿科来。”刘光陵告诉记者,不少儿童专科医院职工收入低于成人综合医院。综合大医院的儿科收入普遍低于其他科室,更不能与牙科、眼科、整形美容科相比。

  收益少,但投入却比其他科室大得多——生化检查、B超、CT一样都不能少。成年人扎针时一次就能成功,而儿童可能需要浪费几个针头才能成功。一个患儿来就诊,通常有多人陪同,无形中增加了医院的用水、用电、管理等成本。“儿科医生必须有耐心、热情和奉献精神。”南京市第一医院儿科主任孔霞介绍,医院在绩效分配方面专门制定向儿科倾斜的优惠政策。

  受疫情影响,家长对儿童手卫生、健康防护意识加强,儿童胃肠道疾病、流感等明显减少,加之外地来宁就诊的小患儿急剧减少,各家医院儿科显得“宽松”一些。孔霞介绍,2019年该院儿科全年门诊量达8万人次、急诊近8万人次。2020年门诊量跌至4万人次、急诊近4万人次。

  逸夫医院儿科主任任献国表示,儿科门急诊量下降,只是因为疫情暂时压抑了社会就诊需求,外地患儿不能来宁就诊,疫情过后肯定会出现强劲反弹,知名儿科一号难求现象仍将出现。“成熟的、能独立执业的儿科专科医生并不好招,虽然目前儿科就诊人数下降,但儿科医生缺口还是比较大。”任献国介绍,加之国家实施积极的人口政策,生二孩三孩的家庭逐年增多,从长远来看,儿科缺医少护将是长期现象。

  “儿科医生培养周期长。”孔霞表示,除要具备普通医生一切知识技能外,还得经过专门儿科培训、资质考核通过才能执业。儿科医生一般要本科5年毕业、再读3年硕士研究生,再进行两年规培,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儿科医生需要10年时间。专家还表示,儿科与大内科、外科相比,属于“小儿科”,相对而言在科研、论文方面不易出成果,许多医院从专病专治角度考虑,也不愿意发展儿科,接诊小病人后,只要病情稍微复杂一点都往专科儿童医院推。

  业内专家表示,为了缓解儿科医生缺口大这一窘境,除了宏观政策方面引导医学院校加大儿科专业医学生的培养力度外,还要稳定现有儿科医师队伍,待遇留人、事业留人、感情留人、机制留人,让儿科医生职业更有吸引力。

  省“十四五”儿童医疗事业发展规划,提出引导和鼓励社会力量创办儿童医院、儿科诊所,形成多元办医格局,满足多样化儿童医疗卫生服务需求。鼓励儿童医院、综合医院儿科、妇幼保健院和社会办儿童专科医疗机构探索跨院合作、跨学科合作,组建儿科专科联盟,完善不同医疗机构间的双向转诊关系,推动全省及周边地区儿科危急重症、疑难复杂病例的双向转诊。鼓励社会办儿童专科医疗机构参与区域医联体和专科联盟建设,支持与三级公立医院合作,承接三级公立医院下转儿童患者的康复、护理等业务,完善形成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儿童医疗分工管理体系。

热销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