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教育新闻 >

增殖放流江汀绿:鱼儿肥时渔家乐

编辑:admin 日期:2022-06-18 02:22 分类:教育新闻 点击:
简介:地处瓯江、钱塘江、飞云江、椒江、闽江、赛江六江之源的丽水山水相依,形成了独特的自然人文景观。在美丽河湖建设中,丽水倾力呵护自然景致的同时,在瓯江流域等开展渔业资源保护工作,科学增殖放流相关经济性和土著性等水生生物品种,实现了经济、社会、生

  地处瓯江、钱塘江、飞云江、椒江、闽江、赛江“六江之源”的丽水山水相依,形成了独特的自然人文景观。在美丽河湖建设中,丽水倾力呵护自然景致的同时,在瓯江流域等开展渔业资源保护工作,科学增殖放流相关经济性和土著性等水生生物品种,实现了经济、社会、生态效益的同步增长。

  “十三五”期间,丽水精心描绘大花园最美核心区“鱼翔浅底”“渔歌唱晚”的美好图景,先后投入渔业增殖放流资金2085万元,投放各类水产苗种4亿多尾,不仅为江溪水生态保护和渔业资源修复发挥了作用,更为打造高水平生态文明建设和高质量绿色发展“重要窗口”贡献了重要力量。

  今年6月,云和师傅协会联合云和的元和街道、农业农村局、科技局等单位,在浮云溪支流云坛溪开展赤眼鳟鱼鱼苗“增殖放流”活动。150万尾鱼苗在塑料袋里适应了水温之后,被缓缓倾倒入溪中。

  “云和的河流里,赤眼鳟鱼比较少,这是我第一次把自己培育的赤眼鳟鱼放进河里饲养,希望它们能起到清理河道垃圾的作用。”放流的鱼苗,是云和师傅协会党总支书记廖明林培育的,他告诉记者,赤眼鳟鱼以藻类植物为食,不仅能控制水域内的蓝藻数量、保护水质,还将补充和恢复当地的渔业自然资源。

  根据水域和水生生物资源分布特征,丽水渔业资源管理部门在确保水域生态安全性的前提下,合理确定不同水域增殖放流功能定位及适宜放流水生生物的种类、数量、规格,使适宜放流的物种与重点解决的水域生态问题相一致,放流种类规模与水域生态容量相匹配,确保放流工作科学、规范、有序。

  滩坑水库最大水深在100米以上,按照常规设计,电站设计进水口底槛高程为100米,进水口水深一般在30—60米的低温层,因此夏季存在发电水温低的问题。

  为保障下游瓯江流域大部分鱼在繁殖期能有一个合适的水温,浙能集团追加投资上亿元,专门建设了1台4000千瓦装机的生态小机组,并首开国内水电站“分层取水”技术先河,在大机组调峰不发电的情况下,取上层高温水,以每秒4立方米的流量下泄,维护生态。

  与此同时,为了进一步提升渔业水域生态环境、保护流域珍稀水生生物、维护水生生物多样性,浙能北海水电公司投入5000余万元建设了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站。2015年10月,增殖站成功繁育出首批大鲵鱼苗,一年半后,又成功繁殖出5万余尾滩坑水库流域特有的国家珍稀鱼类——中国香鱼。

  今年6月6日的“全国放鱼日”,由浙能北海水电公司繁育和提供的200尾大鲵、2万尾香鱼苗跃入千峡湖。据统计,自2009年首次向社会购买香鱼鱼苗以及其后自主繁育进行增殖放流以来,浙能北海水电公司已经累计向小溪及瓯江流域河道放归香鱼鱼苗超过210万尾。

  “十四五”期间,全市水生生物增殖放流计划总投入3000万元以上,放流物种10个以上,放流总数量在5亿单位以上。

  为保护水生生物多样性,丽水在持续加强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活动的同时,严格执行禁渔期、禁渔区制度,并加强渔政巡查执法力度,严厉打击炸、毒、电鱼等违法行为。

  前几天,在青田船寮镇洪府前码头,严某、华某因违法捕鱼在法检部门监督下投放鱼苗修复渔业资源。为什么选在洪府前码头?据青田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这里是青田首个渔业资源生态修复公益增殖放流基地,“希望借此引导社会各界重视对水生生物资源的保护。”

  初秋时节,大山深处的龙泉市宝溪乡溪头村,处处都是“乡愁小品”:潺潺清流中,游动着成群的石斑鱼、彩鲤;烧制青瓷废弃的匣钵、从山上拾来的枯树桩,被种上了小葱、朝天椒……在宝溪优良生态环境的吸引下,隈研吾等11位国际建筑大师来此举办国际竹建筑双年展,留下了15座各具特色的“竹屋”。

  “鱼儿的生存环境变好了,村子也更宜居了。”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是溪头村近几年的真实写照,也是溪头人一直深藏心底的“家园梦”。

  为了呵护水资源,溪头村开展了多轮整治,劝退关停了部分瓷土加工企业,并拆除了沿岸的简陋厂房。河水变清后,当地村民继续坚持不懈查排污、清河道、放鱼苗。

  2009年,溪头村牵头组织沿线个村制定护河公约,实行下村管上村、一村管一村的村际问责机制,并相约禁止在流域内毒鱼、电鱼、网鱼、钓鱼。

  “志华,有人电鱼!”禁渔初期的一个傍晚,村党总支书记曾志华接到群众举报。他带人蹲守了一夜,抓到了电鱼的村民。这位村民最终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自愿放养了价值6000元的鱼苗,为禁渔成功开了好头。

  这件事让村里人感到,护水行动动真格了。大伙儿开玩笑说:“溪头的鱼金贵着哩,6000元买一顿鱼,吃不起,所以只能爱护不能捉哦!”

  此后,“家逢喜事要放鱼”也被写入了溪头村的《村民道德公约》,餐馆业主也与村里签订“绝不烧溪鱼”的协议。渐渐地,溪水变清冽,昔日几乎绝迹的溪鱼也重新游了回来。

  “建设美丽乡村,就要尊重历史传统,尊重村民生活,尊重地方之美”。好山好水好生态,不仅推动着溪头村旅游经济快速发展,更捧红了当地的农家乐、民宿, 2020年,溪头农家乐户均年收入超过30万元,部分民宿营业额甚至达到60万元。

  “这是一个良性循环,能让百姓在坐拥绿水青山的同时,得到实实在在的生态红利。只要从中尝到了甜头,大家自然愿意主动参与生态保护与修复。”曾志华告诉记者,溪头人的“家园梦”正一步步变成现实——“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浙江最美村庄”“浙江省我心目中最美生态乡”“丽水市十大美丽乡村”等荣誉接踵而至,呵护一片清流的生态红利,仍在不断放大。

  在丽水,人、鱼和谐共享美丽环境的故事还有很多。缙云前路乡姓叶村把穿溪河道樟溪作为整治重点,先后投入资金30万元建成拦水坝,由村里党员干部带头,以众筹方式由村民自愿集资2万元购买鱼苗,投放樟溪,充分发挥生态养鱼净化水质、美化环境的作用。

  如今,当地村民把这些鱼当孩子一样呵护着。水质越来越清,鱼儿越来越多,每到茶余饭后,村民都喜欢坐在溪边,赏鱼、拉家常,看溪边的风景。原来随手乱丢弃垃圾、随手把垃圾扔下河的习惯也改了,因为谁都不忍心破坏清澈的河流、美丽干净的周围风景。

  一张照片中,忙着搬家的村民挑着担子往山上运家当。搬离故土,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对未来的担忧。那是37年前。

  一张照片中,发绿的仙宫湖水面布满养鱼的网箱,几位渔民正挨个儿拆除网箱。这是龙门村民告别网箱养鱼、洗脚上岸的一个瞬间。那是10年前。

  一张照片中,几家紧挨着的渔家乐门庭若市,10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到龙门过大年,学到捕鱼技巧的游客当场订下来年的房间。那是6年前。

  一组照片中,仙宫湖景区碧波荡漾,入目皆绿;一艘艘游船不断将游客带进村里;越来越多的生态产业向龙门集聚……这是当下。

  只要到过云和紧水滩龙门村的人,都会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增加更多具象、感性的认识。

  驾船在宽阔的流溪河水库中穿行,碧波倒映着蓝天,身边郁郁葱葱的小岛上还有一座童话味十足的粉色城堡,如果仔细观察,还会发现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

  在水库边长大的龙门村民夏光利告诉记者,前些年因为无序养殖等原因,水库里的水质越来越差,“幸好近年来加强了对水资源的保护和修复,投放了不少鱼苗,水又重新变得清冽。”

  2018年,紧水滩镇和赤石乡的33个移民村承包了云和湖2.5万亩水域的养殖经营权,龙门村的100多位村民全部入股,当起了股东。此后,当地每年都会往湖里投放数百万尾鲢鱼苗和鳙鱼苗。

  “每年除了给村民分红之外,公司还按村里的人口给村集体分红。因为鱼儿养得好,关键还得靠两岸的村民参与水源保护。”据云和鱼夫生态鱼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介绍,鱼类的捕捞有利于水体营养盐的高效利用,移除水库氮磷,降低湖泊水体营养盐含量;同时通过合理捕捞,能合理利用水库鱼类资源,并利于提升鱼类群落结构多样性,促进生态系统的健康性、平衡性和稳定性。

  优质的鱼类资源,也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过去水质差,一公斤大头鱼只能卖14元,现在价格已经翻了倍。”看到商机的林应聪夫妇,将自家房屋扩建成3层半的小洋楼,腾出20多个房间开出了渔家乐。

  如今,每到钓鱼旺季,老林渔家乐门前的院子总是被来自全国各地的车停得满满当当。“每年单是钓客的接待量就在千人以上。”林应聪告诉记者,前几天,一位北京的老顾客又来电预定了一周的客房,“龙门的好水养出了好鱼,为鱼而来的回头客多得数不清,村里的发展势头一年比一年好,大家都觉得共同富裕有奔头!”来源:丽水日报记者 张李杨 程鹏鹏 汪峰立 朱敏

热销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