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教育新闻 >

OCAT館群 “記憶的形狀——淄博華僑城當代藝術展”開幕

编辑:admin 日期:2021-07-19 18:59 分类:教育新闻 点击:
简介:2020年9月26日下午,記憶的形狀淄博華僑城當代藝術展在淄博華僑城藝術中心正式開幕。展覽由OCAT和淄博華僑城共同主辦,呈現朱、 www.44449000.com 。隋建國、展望、劉建華、關晶晶、盧昊、迪特容、中島英樹等8位國內外著名建築家、藝術家的30余件作品。 當天

  2020年9月26日下午,“記憶的形狀——淄博華僑城當代藝術展”在淄博華僑城藝術中心正式開幕。展覽由OCAT和淄博華僑城共同主辦,呈現朱、www.44449000.com。隋建國、展望、劉建華、關晶晶、盧昊、迪特容、中島英樹等8位國內外著名建築家、藝術家的30余件作品。

  當天出席開幕式的嘉賓有:淄博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畢榮青,淄博市文聯黨組書記、主席王東宏,淄博市文化和旅遊局局長周茂松,淄博市駐粵港澳大灣區協調發展中心主任荊波,淄博市高新區工委副書記、組織人事部部長呂紅星,中央美術學院建築學院院長、著名建築師朱教授,著名藝術家劉建華、青年藝術家關晶晶,深圳華僑城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華僑城北方集團黨委書記、執行董事楊傑,深圳華僑城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助理、歡樂谷集團董事長、OCAT理事會理事長劉冠華,華僑城北方集團紀委書記馮振中,華美術館執行館長、廣州美術學院跨媒體藝術學院院長馮峰,OCAT研究中心學術總監、廣州美術學院藝術與人文學院副院長郭偉其,OCAT深圳館副館長方立華等。

  下午兩點半首先舉行了一場探討當代建築與社會、歷史文化關係的學術研討會“共生:歷史與未來”。四位嘉賓朱、劉建華、馮峰、郭偉其從各自的實踐經驗出發,共同思考藝術家、建築師對於個人歷史經驗的運用和轉化,探討城市、建築與藝術之間的共生關係,探尋未來城市建設和發展的多種可能。

  呂紅星先生作開幕致辭,他談到,淄博東部城區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淄博華僑城藝術中心的落成和藝術展的啟幕,是淄博文化發展進程中的重要里程碑,充分反映了藝術中心的建築魅力。

  在講話中提到,OCAT是華僑城集團全額資助的美術館群,多年來一直積極推動當代藝術與公眾之間的對話,為探討公共藝術在本土特色的公共機制中所扮演的角色等問題提供實踐基礎。本次展覽是由OCAT和華僑城北方集團合作的長期公共藝術計劃“移動的美術館”的首展,旨在進一步推動公共藝術的發展,擔當企業社會責任。

  郭偉其先生代表項目團隊感謝大家的支援與出席,並表示包括當天開幕的展覽“記憶的形狀”在內的“移動的美術館”項目是一個面向歷史與未來的項目,希望通過這個項目將OCAT的理念與經驗推廣到華僑城所在的各個區域,並期待在與各個地區不同語境的互動中促進自身的成長。

  最後,由畢榮青部長與楊傑副總裁共同為藝術中心揭牌,宣佈淄博華僑城藝術中心正式開館暨“記憶的形狀——淄博華僑城當代藝術展”正式開幕。

  “記憶的形狀”展覽以“記憶”這一抽象概念為線索,從個人、集體、城市三個角度出發,邀請公眾思考個體記憶、群體記憶與記憶載體之間的聯繫。參展作品從多個角度思考記憶與空間的關係,包括對於建築群興衰的反思,對空間存在感的重新定義,以及通過繪畫和攝影等視覺媒介對人類生存之所提出新的構想和規劃等。

  關晶晶、盧昊、劉建華、隋建國、展望、朱、迪特容、中島英樹

  何為“記憶”?對於“記憶”的探討可以追溯到柏拉圖和亞裏士多德時代,柏拉圖認為記憶具有神秘主義色彩,是學習和認知;亞裏士多德認為記憶是對過去的感官對象的再現或重新活躍。在海德格爾看來,記憶是對存在的深入體驗與反思。記憶作為一種複雜的心理活動,涉及哲學、心理學、社會學、認知科學等諸多領域。它將人的心理活動以時間為線索連成一個整體,存在於我們的生命體驗之中,是我們認識自我與現實,承載生命與歷史的基礎。“記憶的形狀——淄博華僑城當代藝術展”將以個人記憶、集體記憶和城市記憶為線索,探索記憶與城市建設、藝術創作和表達之間的關係。

  對於藝術創作者來説,記憶即個人經驗。記憶為藝術創作者提供了素材和靈感,它參與並促成了藝術作品的産生,同時促進了藝術家個人風格的形成。“再現”作為藝術創作的手段之一,記憶在此過程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藝術創作者根據個人經驗對其作品進行藝術加工,將碎片化的個人記憶轉化為可視的藝術作品,觀者再以個人視覺經驗對作品進行解讀與重構。其作品背後所蘊含的可能是集體記憶的縮影,從而引發觀者的共鳴。

  “集體記憶”(collective memory)的概念最早由法國社會學家莫裏斯哈布瓦赫(Maurice Halbwachs)提出。他強調記憶的公共性,認為記憶是在一個社會框架中生成的,對個人回憶的討論必須考慮社會、群體等因素對個體的影響。集體記憶可以説是個體將自己置於群體的位置進行回憶,而同時,集體記憶又是通過個體記憶實現的。集體記憶可以使人産生共鳴,但它指向的是特定群體,每個時代都有屬於自己的集體記憶。皮埃爾諾拉(Pierre Nora)將具有紀念性的場所稱之為“記憶之場”(Les Lieux de Mmoire),“場”是記憶的載體,它既可以是可感知的經驗對象,也可以是抽象的存在。這是一種集體記憶的表現形式,它最大的特徵是將記憶“檔案化”,博物館便是這類場所的具體體現。

  城市是人們生活的場所,也是人類文明的重要載體。城市記憶是城市形成、變遷和發展中具有保存價值的歷史記錄。建築作為城市記憶的承載者,約翰拉斯金(John Ruskin)認為,我們不該只為我們的時代而建造,也應該為將來的時代而建造,一座建築的最高價值並不在於磚石與貴重的材料,而在於它的年歲,在於它作為人類生活、創造與受難的歷史見證這一特質。因此,建築代表著一種存續,這種存續將“被遺忘的年代與未來時代聯繫在一起”,並以此在這個飛速躍進的時代裏維繫一種持續性和認同感。現代城市強調的是一種關於未來世界科學式的整體幻想,這種幻想既強調現代主義的普遍性,又始終夾雜著對於歷史情調的懷念。柯林羅(Colin Rowe)為這種矛盾提出了一種後現代的解決方法:“以烏托邦為隱喻,拼貼城市為處方。”即為將歷史物件從原本依附的結構中抽離出來,以拼貼的方式處理烏托邦與傳統之間的矛盾。在科技飛速發展和資訊爆炸的當下,我們能否創建一個理想的“烏托邦”?理想的城市能否同時既是預言又是記憶?

  “記憶的形狀”從個人記憶、集體記憶、城市記憶三個維度集中呈現了包括展覽館建築本體在內的三十余件藝術作品,這些作品從不同視角展現了藝術家和建築師對於個人歷史經驗的運用與轉化,以及對於構建集體記憶與城市記憶的思考。同時,展覽試圖探討城市、建築與藝術之間的共生關係,激發更多關於未來城市建設與藝術創作問題的探究。

  淄博華僑城藝術中心,是現代城市中融合公共活動與人文藝術傳播的創意性空間。作為華僑城在淄博的文化展示項目,以推動公共藝術的交流、發展和研究為主要方向,關注藝術的實驗性以及跨學科的創新力量。長期致力通過展覽、教育、收藏、研究工作,實現公眾與設計、藝術和文化的連結。

  未來,淄博華僑城還將繼續推進公共藝術項目及各項藝術活動在淄博的落地與展開。這些活動將根植于城市本地文化,對人文藝術活動展開多元的探索與思考,著重發揮公共藝術項目與大眾間的交流與合作。

  OCAT(華僑城當代藝術中心/OCT 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創立於2005年,2012年4月正式登記為獨立的非營利性美術館,並構建了佈局全國的當代藝術館群。它是由中央企業華僑城集團贊助的新型藝術機構。館群總部設在深圳,目前已建的有OCAT深圳館、華美術館、OCAT上海館、OCAT西安館、OCAT研究中心(北京館)。同時,還有以項目合作方式開展的OCAT分展區。

  OCAT以獨立性、專業性、公益性為宗旨,以綜合推動中國當代藝術與國際當代藝術互動為目的,通過展覽、學術研究、交流、教育、香港六禾彩!出版和國際藝術工作室計劃等項目,力圖建立起立足於中國本土的當代藝術的運作機制,使其成為在中國具有國際水準的民間藝術機構。

  OCAT以當代視覺藝術的研究與展示為主體,輻射實驗戲劇、音樂、影視、設計、建築等綜合藝術領域,整合國際國內各種當代藝術資源和多層面的藝術交流活動,它尤其強調對中國現當代藝術史的研究和與國際藝術史、藝術理論與藝術批評界的學術交流,通過保持與國際當代藝術的廣泛交流,推動中國當代藝術的理論與制度建設。OCAT希望成為中國獨立藝術的代名詞。

  OCAT深圳館:是OCAT中最早成立的藝術機構,也是館群中的總館。其前身為2005年成立的OCT當代藝術中心,長期致力於國內和國際當代藝術和理論的實踐和研究。

  華美術館:2008年在深圳成立,是中國第一家設計主題美術館。

  OCAT西安館:2013年正式開館,以廣泛意義上的當代藝術推介為其學術定位。

  OCAT研究中心(北京館):2015年在北京正式開館,主要從事當代藝術史及藝術理論的文獻收集、研究、出版及交流,是以藝術史研究為主要目的的學術機構。它也是OCAT館群在北京的展示窗口。

  “移動的美術館”是由OCAT與華僑城北方集團合作的一項綜合性和持續性的藝術計劃,項目學術主持人為OCAT學術委員會主席、OCAT研究中心執行館長、芝加哥大學終身教授巫鴻先生。這一藝術計劃將借助華僑城北方集團項目地在不同城鎮的分佈特點,形成一個具有實驗性、在地性和移動性,並且能夠持續生長的公共藝術項目,嘗試探索藝術作品與不同在地空間之間的互動關係,推動具有先鋒性、創造力和新觀念的藝術實踐,引發大家對藝術與空間、藝術與展覽形式、藝術與公眾等關係問題的重新思考和探討。

  馬塞爾杜尚(Marcel Duehamp)于1935年開始創作《手提箱裏的盒子》(Bote-en-valise)系列,一直到1941年完成,他將自己最重要作品的微型複製版收藏在皮質手提箱內,總共製作了300個《手提箱裏的盒子》,創造出了“便攜美術館”或“行李箱美術館”式的奇觀,打開人們了解藝術家觀念藝術的新的路徑。十世紀九十年代,漢斯-烏爾裏希奧布裏斯特(Hans-Ulrich Obrist)從策展人的視角,提出了“移動的美術館”的概念,他把美術館視為一個“移動的實驗室”,將展出作品的空間拓展到了非美術館的公共空間。這種展覽模式打破了傳統美術館的空間限制,顛覆了美術館與觀眾之間的關係,使得美術館化被動為主動,走向更為廣泛的觀眾群。從杜尚的“行李箱美術館”到漢斯的“移動的美術館”的概念和行動,人們對藝術與空間、公眾關係的認知由此産生改變。

  藝術、空間和公眾這三者的關係彼此交織,始終是藝術實踐和機構實踐的基本問題。借助華僑城北方集團的項目空間特點,我們重提“移動的美術館”,作為持續探索在地創作的藝術計劃,將展覽視為可移動的“裝置”,使得展覽不再局限于某個特定的展示空間,讓展覽“走向”觀眾,實現藝術傳播效益的最大化。如漢斯所言:“美術館是移動的,不是你走向展覽,而是展覽走向你。”這一項目同時強調當代藝術的在地性實踐,根據各地獨有的歷史文化屬性,試圖建立展覽與當地特有的關聯,重構展覽與地方共同體的身份。

热销推荐